日本朝日新闻专文自然界的反扑 “猴灾”氾滥

2020-02-24 作者: 围观:934 78 评论
日本朝日新闻9日专文:自然界的反扑 “猴灾”氾滥

 长野县木祖村是一个人口只有3000人、坐落于木曾川源头的安静村落。中田耕平因保护农作物不受猿猴危害而成了名人。
 
 十几年前,猿猴的出现开始使这个村庄变得不再安宁。从田地里的蔬菜到坟前的供品,都会被猿猴们一掠而光。 
 
 恰逢此时从土木建设公司退休的中田,被村里请去负责防治猿猴之害。起初,中田先是试过挥舞棍棒和放爆竹的办法,但是猿猴很快就会变得习惯而不再害怕。正是这样,反而点燃了中田与生俱来的研究热情。 
 
 之后,中田开始接受信州大学的指导,学习捕获猿猴以及给猿猴装上信号器再放生的方法。就这样,中田十年如一日的每天坚持架车观察猿猴聚集地里的生活状态。中田发现,猿猴的聪明是超出想像的。在猿猴群体中掌握实权的雌性猿猴,会考虑雄性猿猴的面子而故意让其出风头。猿猴们还是惊人的美食家,它们希望每天猎取到不同的食物。并且,猿猴对如何与人保持距离也是颇有心得的。通过判断轻卡车的声音,猿猴们便得知中田会随之出现,迅速躲藏起来。有的猿猴还会在笼子里头耀武扬威地敲打着被戴在头上的信号器,好像在向人发出挑衅“你能杀的了我吗?”。 
 
 定点观察的15年当中,中田深感仅是依靠单纯无计画地捕杀猿猴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。而且,一户农家把猿猴轰走之后,猿猴又会把目标转移到另外一户农家身上。对特定的一群猿猴进行穷追不捨也是一种禁忌。因为一旦破坏了猿猴群体之间势力範围的界线,就可能会招致另外的一群猿猴的出现。 
 
 根据动物学上的研究,除日本以外,猿猴危害在泰国、台湾以及印度也极其严重。各地的共通点在于,由于农林业的衰退而导致山村人口不断减少,并且当地都有避讳捕杀灵长类动物的特有民风。在将猿猴崇拜为神明的国家,是不能随意捕杀猿猴的。 
 
 到底从什幺时候开始,猿猴与人类之间变的相互对立了呢?这让笔者想起了前几天刚看的最新电影《猩球崛起》。影片中猴子不仅会使用人类的语言,甚至还夺走了机枪,驾驶坦克将炮口指向了人类。未来,进化之后的猴子起义反抗人类的日子真的会来临吗?笔者一边思考着这种多思无益之事,一边出发前往台湾。 
 
 从台中市出发,在山路上驱车2小时后,到达了一个叫做草岭的山村。根据兽医蔡志廷介绍,该村共有村民700人,而猿猴估算约有2000只。他说:“有的猿猴会厚颜无耻地趁家里没人悄悄溜进去。由于我们村因人口稀少所以对抗能力很小。人类在这里基本处于劣势。” 
 
 村里组织了公营猿猴防治队。村民打一个求援电话的话,便会有一个3人小组赶到现场进行处理。笔者曾陪同公营猿猴防治队一同前往现场。队长赖学坤说道,“秋季里的3个月是猿猴危害的高峰期。如果不每天都进行恐吓的话,精心培育的农作物就会全部被糟蹋”。3人小组先是连续发射了数枚被称为“中炮”的火箭式烟花。接着,2名年轻的组员便安装起了大炮。所谓大炮,其实是一个约2米长的竹筒。往竹筒中注入药剂和水之后点火的话,就会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还会产生滚滚白烟,甚至树木摇晃。同时,远处的山脊也在迴响着类似的响声,那正是其他农家燃放大炮的声音。这光景,简直就像战场一样。 
 
 “实际上,收穫期当中的每一天都是一场战争。政府机关甚至还为防治猿猴危害而特别支出补助金。也就是说,这是政府机关公认的一场战争”,赖学坤队长补充道。他每天的生活都像是开启着战斗模式。 
 
 此次,笔者在日本和台湾学习到了许多最新的防治猿猴危害的方法。如巡逻犬、电栅栏、使猿猴打滑的特殊纤维等,多种多样。 
 
 被认为效果最持久的防治方法,应该要属对毗邻生活区的山区进行整顿和维护的方法。具体措施为剪掉繁茂的杂木、收捡枯落的树枝,以及割除山路的杂草。如果人们能够长时间地维护这个区域,就可以在人类与猿猴的生活圈之间的建立起一个缓冲地带。每天人们无论是坐汽车还是散步,都应儘量多去到这个进行整顿和维护的山区。在人类频繁出现的区域,猿猴显然会敬而远之。在木祖村已经进行了这样的实际验证。 
 
 其实从猿猴的立场来考虑,一切也是有合理性的。人类不断地单方面的造林,此后因为林业不景气,深山里的天然森林都被大量破坏。猿猴为了觅食来到毗邻人类生活圈的山区,而这里正好草木繁茂而且人迹罕至。实际上,除了在这一块毗邻人类生活圈的山区建立生存根据地,并且不断地偷食人类的农作物以外,猿猴已经没有其他的生存之路了。 
 
 数十年来持续轻视农村以及闲置山林的行为,使猿猴所在的各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这个代价就是“猴灾”,也是人类自食其果。如果猴子能开口说话,笔者想它们应该会愤怒地称之为“人灾”吧。 
 
 虽然猿猴们并没有像电影里一样拿着机枪与大炮指向人类,但是猿猴们为了抗议,将国会大厦团团围住的日子,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就会到来。